当前位置:主页 > 代孕产子 > 正文

首席强爱小妻带球跑艾滋病人能做试管婴儿吗

2019-12-02 13:40作者:佚名

  先是一愣,映泱好笑的摇头。“知道了!遵命!”

  吃过饭,他收拾好一切,给她找了平底鞋,体贴的拿了零食,吃的东西,喝的,装了一袋子。

  “走吧,我们去公司!”他牵着她的手,打开车门,将她扶进了车中。

  等他也坐上了车,映泱扭头望向他,忍不住问道,“你上班还要我陪着,那我不是也要工作?我的假期还没完呢!”

  “你要是闷,就陪我看文件,我教你别的,就在我办公室!”卓永昶双手握住方向盘,一脚踩下油门。

  车子平稳地出了车库,朝别墅外驶去,转过了转角。

  到了公司,他抓起她的手挽在自己手中,走进了大厦。

  先前映泱辞职的事,大家都很疑惑,如今又看到总裁亲自挽着老婆的手进公司,顿时又炸开了锅!原来不是报纸上写的那样呀!

  一进大厅。

  楼下接待处的一处沙发上,狂放不羁的男人正慵懒的坐在那里,远远地打了声招呼:“早啊,亲爱的堂弟,弟妹!”

  卓永臣穿戴休闲时尚,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他拥有一双桃花眼,纵然他没有向谁放电,可竟也像是在眉目传情,他的双眼会勾人。慵懒的神情,一副散漫的态度,偏偏透着犀利锋芒,隐匿着威慑。他显然是等着他们的!

  映泱有点微愣,手一僵。

  卓永昶感觉出她的紧张,心里还是知道,卓永臣对映泱是有点影响的,温柔的握紧她的小手,跟卓永臣平静地打了声招呼:“早!”

  卓永昶携着卓永臣走向了电梯,卓永臣也跟着进去。

  电梯很快上升,卓永臣朝映泱露出迷人的笑容,语带深意。“弟妹越来越气色好了,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说出来让哥哥我也跟着高兴高兴!”

  “你还是好好工作吧!”映泱平静地回到。

  想到上次被他强吻,心有余悸,这个卓永臣,又干什么啊?

  卓永臣幽幽开口,不疾不徐地说道,“堂弟啊,我们好像不曾一起吃过饭,今天上午一起吃饭怎样啊?哥哥我请客,不知道你们肯不肯赏脸?”

  “不必,我们很忙。”不等映泱接话首席强爱小妻带球跑艾滋病人能做试管婴儿吗,卓永昶俊容微沉,冷冷说道。

  而卓永臣笑得一脸兴味,摆明了唱反调,“是吗?那要不我叫外卖过来,在办公室吃得了,再忙也要吃饭的是不是?”

  卓永昶搂着映泱的腰,冷言说道:“我们上午要回家,没时间!”

  “看来你们是不肯赏脸了!”

  “那就一起吃饭好了!”映泱突然说道。

  卓永昶微微的讶异,看向她。

  她对他柔和一笑。“只是吃个饭而已,反正他爱请,不吃白不吃不是吗?”

  卓永昶承认自己真的小气了,他就是不想跟堂哥这种人一起吃饭,尤其是带着自己的老婆,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跟偷窥自己老婆的人用餐!

  倒是映泱的话一出口,卓永臣笑了笑,眼底有丝落寞。“堂弟不敢?”

  “别用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卓永昶淡漠的开口。“既然映泱说可以,那就可以!”

  他想起昨天他跟楚岚的见面,卓永昶也是不动声色,也许,有些东西,在心底怀疑着,不久便可以知道真相,而他,也不是任人随便揉捏的软柿子。

  “那就这么说定了,中午,在景润!”卓永臣又看了一眼映泱,像是在询问她的意思。

  可是,映泱只是靠在卓永昶的怀中,没有看他。

  卓永昶轻轻环住她的腰,让她靠着自己,两人很是亲密,他低头看映泱,柔声问道:“景润行吗?”

  “嗯!”映泱点头,很是乖巧,俨然一个小媳妇儿!

  两人的视线交缠,脉脉含情,看的卓永臣一阵落寞,却是自嘲一笑,别过脸去,随即又笑了起来,痞痞的说道:“你们要秀恩爱,也不用在我面前!”

  “没有人要你进来跟我们一起上去!”卓永昶冷哼一声,在怪他打扰了他们夫妻的私密空间!

  “电梯是公共场合!”卓永臣也不怒,玩味的视线又转向了映泱。

  映泱一抬头,看到他,视线触及,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冷漠,可是他唇角却是挂着笑容,那么一瞬,映泱被卓永臣的眼神刺痛了一下,她有点不解,他首席强爱小妻带球跑艾滋病人能做试管婴儿吗怎么会是那种眼神,像是指控,像是委屈,看着她就像是在看红杏出墙的妻子一样。天知道她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只是他的堂弟妹,充其量他们算是朋友!她又想到了他的吻,那样的霸道,他,卓永臣,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

  很快,电梯到了卓永臣的楼层,他扯扯唇。“等下见啊!”

  说完,出了电梯,不知道为什么,映泱看着他的背影,好似那背影透着刻骨的落寞和冷寂一般!

  卓永昶关了电梯,又升了一层,到了总裁室,他牵着她的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进了总裁室,杨阳和田晓乐都很意外的跟映泱打招呼,可是映泱却被卓永昶带进了总裁室,进去才问她:“你干么答应他啊?你知道他安什么心啊?傻瓜!”

  映泱一愣,直接道:“正是不知道才想知道啊!”

  “丫头,他做什么我们不理会就是了,以后我们离他远点!”经过一些事情,卓永昶不得不提防。

  而映泱看着他草木皆兵的样子,好笑地说道:“他真的是个让人猜不透的人,我有时候觉得他很危险,有时候又觉得他不会做出出格的事,很矛盾!”

  “不许关注他!”他霸道的宣布。

  映泱看着卓永昶有点别扭的脸,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对他产生抵抗力了,仿佛他的魅力是在不断增长的,每过几日,就会更强烈几分。

  “你吃醋了啊?”她的唇角轻轻弯起来。

  果然,话一出口,卓永昶的脸微微的红晕了起来。

  她又继续追问:“卓大总裁也会有吃醋的时候吗?”

  “是!我嫉妒,我发疯的嫉妒,不许你关注他,你是我的!”他粗声粗气地说道,又怕吓到她,动作温柔地抱着她,“只能是我的!”

  “我关注他是因为你啊,我怕他会做出一些为难你的事情来!不过他真的帮了我很多,说实话,我很感激他!但是我知道我是你的妻子,我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相信我好吗?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许是听到了她的保证,他的嘴角轻轻弯起来,眼底的光芒如琉璃般的阳光,他的笑容竟如此清晰地映进了她的眼底。

  她也微笑起来,笑容温暖着他,也温暖着她自己。

  温暖的阳光从百叶窗照进来,温暖无比。

  寂静的总裁室里,他和她近距离互相凝视,宁静而温柔的微笑,仿佛这世间只余下彼此的目光,温柔而深情。

  “好了,快工作吧,我帮你整理文件!”

  “你不要累着了!”他却似乎不着急,勾住她的腰,低头吻着她的唇,温柔而又充满魔魅的霸道:“映泱,你是我卓永昶的女人,卓永臣无论想什么,都得不到,你只能是我的!我们可是有宝宝了,要小心!”

  “知道了,快工作吧!是谁说公私分明的?”她可是记得他开始那股子严厉,能吓死人呢!“现在才几个月啊,就自己都改了!”

  卓永昶轻轻地笑,是的,都改了,连他自己都改了,被她数落,他只好放开手臂,放了她自由。映泱急忙去帮他收拾桌上的文件,逃离他的气息覆盖的范围。

  卓永昶紧抿的唇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看来把她带来上班是对的!

  不然他会担心她,她自己一个人家里也会胡思乱想。

  卓永昶在大班椅上坐下来,映泱已经娴熟的帮他展开文件,卓永昶一把将她的小手擒住,拉着她向沙发走去。

  “怎么了?”

  “休息!坐在这里休息,看看书,我处理完陪你!”他几乎是不容拒绝地命令着。

  她停止了挣扎,同时,心中的疑问也在不断扩大。随即,他拿出一摞资料给她。“坐下来,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

  “看了就知道了!”他笑。

  “给你一天的时间,看完它们,并且记住它们!会不会累?”他几乎是用商量的语气。

  “我为什么要看这些东西?”映泱反声问到。

  卓永昶嘴角勾笑,走到映泱面前,凝视着她细致的脸庞,当眼神游到映泱凝如白脂般的丰盈时,眼神陡地一暗,倒抽一口气,可惜,他要禁欲,因为他老婆代孕了!

  “让你完全了解一下卓氏,以后好帮我出谋划策呀!”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

  “我现在是孕妇啊!我要休息的!”她其实很想偷懒的。

  卓永昶捏捏她的下巴。“知道,可是你不找点事情做,我怕你会更辛苦啊,会无聊的,看资料不是体力活,对宝宝有利!对咱们孩子也算是胎教,将来孩子一出生就会赚钱,不是很好吗?”

  “卓永昶,你真是个疯子!”映泱觉得很可笑,谁家孩子这样胎教?

  “是呀,我你疯了也心甘情愿!”卓永昶笑着摇摇头,“看吧!我去处理几个文件!”

  这时,敲门声响起,卓永昶一瞬间恢复了平静的面容,面上有点冷漠,沉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是杨阳走了进来,她表情装的很是严肃,不过看到映泱时,还是眨了下眼睛,映泱也笑了笑。

  杨阳手里捧着材料。“总裁,会议的材料,昨天您吩咐的!都准备好了,九点钟会议,十点钟溧阳集团代表过来,洽谈后续货款的问题!”

  “嗯!放下吧!”卓永昶已经回到了椅子上坐下,面容清俊,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准备会议,召集各部门!”

  “是!”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