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兄弟姐妹代孕可以吗

2021-05-07 16:46:49 来源:合肥晚报

3月10日报道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3月6日发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里克·肯普撰写的文章,文章认为如果说拜登的愿景是让美国建立一个接受所谓的西方价值观”的国家阵营,那么中国的愿景则是建立一个各国拥有自己政治制度、文化和社会的世界。全文摘编如下:

谁来管理世界?什么力量和谁的利益将塑造全球未来?

这是本周两个事件(一个发生在华盛顿,另一个发生在北京)背后的根本问题,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地缘政治竞争奠定了基础。

发生在哥伦比亚特区的事件是乔·拜登总统发布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这对现阶段的新政府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拜登此举目的是向外界阐明,他打算如何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确定和执行重要事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上任后的首次重要讲话中阐述了该指南背后的思路。这是一项具有说服力的战略,凸显了巩固所谓的美国民主和重振美国联盟和伙伴关系的迫切需要。

布林肯说:无论我们是否喜欢,世界都不可能自我管理。”他说:当美国后撤时,就可能发生以下的情况:要么是另一个国家试图取代我们的位置;要么是同样糟糕的情况没有国家站出来,然后我们就会陷入混乱,面临由此引发的所有危险。无论是哪种情况,对美国都没有好处。”

被布林肯称为21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的美中关系,就是这种对全球治理思考中的棘手问题。

拜登与特朗普对华政策的最大不同在于强调与伙伴和盟友合作。本周,美国与欧盟采取措施缓和贸易紧张关系,暂停了一系列关税措施和空客与波音公司之间的政府补贴争端,这些都凸显出,拜登总统的目标绝非空谈。

北京在一个东方崛起,西方衰落”的世界里看到了中国的发展势头:中国提供的秩序与美国的混乱形成鲜明对比,中国政府的高效治理与美国政府的低效治理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说拜登的愿景是让美国建立一个受美国恢复元气鼓舞的重新焕发活力的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阵营,那么中国的愿景则是建立一个各国拥有自己政治制度、文化和社会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美国的价值判断已经过时。中国的潜台词很简单:各国如何管理内部事务,与美国无关。

也许看上去,现在绝不是期待世界上的所谓西方民主国家”团结起来塑造全球秩序的合适时机。但事实恰恰相反:在所谓的西方民主”正在受到考验之际,对于共同应对挑战,还有什么更好的时机呢?

在全球局势的制约下,拜登政府知道其必须从国内入手。在美国如何推进所谓的西方民主”的问题上,布林肯也持温和态度。他说:我们将利用我们作为榜样的力量。”

最终,世界治理是按照世界最大的两个国家发展轨迹影响下的国家共同利益。

澳媒述评:技术领域将成中美竞争新战线

3月9日报道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3月8日发表题为《美中之争的下一阶段战线已经划定》的文章,文章指出,技术领域将成中美竞争新战线。全文摘编如下:

中美经济和战略竞争的下一阶段战线正在划定,它并不直接涉及军事能力,而是争夺下一代技术优势。

中国上周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审查该国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国明确表达了自己的雄心。

纲要草案详细阐述了中国将在未来五年投入资源的多个前沿”技术领域:新一代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与健康、深空深地深海和极地探测等。中国希望在高端芯片、操作系统、处理器和云计算等领域取得突破,并计划把5G网络的用户普及率提高到56%。中国已经在积极研究6G技术。

为了实现目标,中国未来五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要达到7%以上,中央本级基础研究支出今年要增长10.6%。

目标显而易见,中国想要在下一代技术方面取得领先地位。这些技术将决定未来几十年乃至更长时期的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导地位。

当然,美国意识到了这一挑战,并以非常不美国”的方式动员自己的力量。

美国没有像过去那样把任务交给市场力量,而是似乎要制定美国版的政府主导和资助的产业政策,与中国竞争。

上周,美国人工智能评估报告出炉。该报告主张,到2026年,美国用于人工智能研发的非国防支出达到每年320亿美元。并主张建立一个所谓联盟”,以推动人工智能的开发和应用。上个月,美国总统拜登提出计划,将为美国半导体制造业筹集370亿美元资金,以期让美国技术企业的供应链与中国脱钩”。拜登还发布行政命令,对半导体、稀土、电动汽车电池和医疗产品的供应链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在这些领域,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引发不安。

美国还想把盟国拉进来,试图让西方的技术能力与中国脱钩”。与此同时,中国也在试图使其技术部门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在争夺技术优势地位的竞争中,中国和美国似乎以相似的战略追求同样的目标,将公共资金投入到可能创造优势的领域的研究中,同时也在国内目前薄弱的领域发展新的能力。

美智库文章:中美应该结成生存联盟”

3月5日报道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3月3日发表迈克尔·克莱尔的文章,题为《美国和中国应该结成生存联盟”》,作者认为如果拜登认为他可以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来应对中国,同时确保北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那他就是错误的。全文摘编如下:

减缓气候变化的速度并在中国问题上态度强硬”是拜登新政府宣布的首要任务之一。显然,他认为自己的高压策略会有效,同时中国会在华盛顿关注的领域获得合作。如果我们美国的新总统真的认为他可以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来联合应对中国并确保北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个问题上,拜登对中国的态度很可能被证明是一个重大障碍。

拜登非但没有优先考虑与中国展开在气候行动方面的合作,反而选择批评北京。

他进而将未来实现绿色经济的努力描绘成与中国的一场竞争而非合作。他说:我将把对研发的投资作为我总统任期的基石,因此美国将在创新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在清洁能源方面,我们没有理由落后于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

如果说气候变化是一个关乎生存的威胁,而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之间的国际合作对于战胜这一危险至关重要,那么就能源问题挑起事端是一种弄巧成拙的开场方式。

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唯一办法就是美国与北京制订一套合作计划,加快全球向绿色经济的转变。

然而,按照目前的轨迹,未来20年,美国的矿物燃料消费量和碳排放量预计仍将增加而不是下降,最后在本世纪40年代稳定在一个远高于净零的水平上。

今后20年,这个幅度的增长对人类来说都将意味着一个简单的词汇末日。

诚然,预计两国都将在未来20年内大幅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而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全球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中所占的份额预计将越来越大。不过,只要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在这两方面引领世界,任何实现净零目标和避免一场几乎无法想象的气候灾难的努力都将在很大程度上落在两国的肩上。然而,这需要大幅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费并增加可再生能源,地球上任何工程项目的规模都不可与之同日而语。

虽然美国在发电方面对煤炭的依赖低于中国,但它对天然气的依赖更大。美国的电网对气候变化毫无准备,必须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大规模重建。

而这只是避免地球灾难所需做的部分工作而已。为了减少燃油车辆的碳排放,两国都必须用电动车取代所有的汽车、货车、卡车和公交车,为它们的火车、飞机和轮船开发替代燃料,这项工程的规模和费用一样惊人。

所有这一切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单独做或一起做。

每个国家都可以为实现转型设计自己的蓝图,开发自己的绿色技术,尽可能寻找资金。正如在5G通信领域的斗争一样,每个国家都可以拒绝让对手获得科学知识和技术知识,坚持盟友只能购买其设备的要求,不管这样做是否最符合盟友的目的这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公司华为5G技术所采取的立场。或者,美国和中国可以在开发绿色技术、共享信息和技术方面进行合作,共同把技术传授给全世界。

哪种方式更有可能取得成功,答案不言而喻。只有那些准备拿文明的存亡冒险的人才会选择前者但这的确是双方可能作出的选择。

王毅:推动中美关系辞旧迎新”,重回正轨

北京3月7日电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7日举行两会会。有外国问,为稳定中美关系,中方有无可能在涉台、涉疆、涉港等问题上作出让步。

王毅说,谈到中美关系,首先还是要恪守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个原则,这是《联合国宪章》的明确规定,也是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包括中美在内,各国都应切实遵守。

你刚才提到的很多问题,都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做得好不好,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中国应该怎么做,中国人民才是主人翁。同时,我们愿在尊重国家主权前提下,与各方增信释疑,讲明事实真相。但我们绝不接受毫无根据的指责抹黑,绝不允许核心利益受到侵犯。”王毅说,长期以来,美国动辄打着所谓民主、人权旗号肆意干涉别国内政,在世界上制造了诸多麻烦,甚至成为动荡战乱的根源。美方应早日意识到这一点,否则这个世界仍将不得安宁。

王毅说,作为两个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中美之间有分歧有矛盾在所难免,关键是要通过坦诚沟通加以有效管控,防止战略误判,避免冲突对抗。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更重要的是,无论从两国还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出发,合作,都应当成为中美双方追求的主要目标。中美可以合作、需要合作的清单就放在我们面前,包括抗击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等等,我们愿本着开放态度与美方探讨和深化合作。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尽快解除迄今对中美合作设置的各种不合理限制,更不要再人为制造出新的障碍。

王毅表示,上个月中国农历除夕当天,习近平主席应约同拜登总统通了电话。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深入交换意见,为两国关系重回正轨明确了努力方向。我们愿与美方一道,全面落实这次重要通话的成果,共同推动中美关系辞旧迎新”,实现健康稳定发展。

3月10日报道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3月6日发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里克·肯普撰写的文章,文章认为如果说拜登的愿景是让美国建立一个接受所谓的西方价值观”的国家阵营,那么中国的愿景则是建立一个各国拥有自己政治制度、文化和社会的世界。全文摘编如下:

谁来管理世界?什么力量和谁的利益将塑造全球未来?

这是本周两个事件(一个发生在华盛顿,另一个发生在北京)背后的根本问题,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地缘政治竞争奠定了基础。

发生在哥伦比亚特区的事件是乔·拜登总统发布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这对现阶段的新政府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拜登此举目的是向外界阐明,他打算如何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确定和执行重要事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上任后的首次重要讲话中阐述了该指南背后的思路。这是一项具有说服力的战略,凸显了巩固所谓的美国民主和重振美国联盟和伙伴关系的迫切需要。

布林肯说:无论我们是否喜欢,世界都不可能自我管理。”他说:当美国后撤时,就可能发生以下的情况:要么是另一个国家试图取代我们的位置;要么是同样糟糕的情况没有国家站出来,然后我们就会陷入混乱,面临由此引发的所有危险。无论是哪种情况,对美国都没有好处。”

被布林肯称为21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的美中关系,就是这种对全球治理思考中的棘手问题。

拜登与特朗普对华政策的最大不同在于强调与伙伴和盟友合作。本周,美国与欧盟采取措施缓和贸易紧张关系,暂停了一系列关税措施和空客与波音公司之间的政府补贴争端,这些都凸显出,拜登总统的目标绝非空谈。

北京在一个东方崛起,西方衰落”的世界里看到了中国的发展势头:中国提供的秩序与美国的混乱形成鲜明对比,中国政府的高效治理与美国政府的低效治理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说拜登的愿景是让美国建立一个受美国恢复元气鼓舞的重新焕发活力的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阵营,那么中国的愿景则是建立一个各国拥有自己政治制度、文化和社会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美国的价值判断已经过时。中国的潜台词很简单:各国如何管理内部事务,与美国无关。

也许看上去,现在绝不是期待世界上的所谓西方民主国家”团结起来塑造全球秩序的合适时机。但事实恰恰相反:在所谓的西方民主”正在受到考验之际,对于共同应对挑战,还有什么更好的时机呢?

在全球局势的制约下,拜登政府知道其必须从国内入手。在美国如何推进所谓的西方民主”的问题上,布林肯也持温和态度。他说:我们将利用我们作为榜样的力量。”

最终,世界治理是按照世界最大的两个国家发展轨迹影响下的国家共同利益。

澳媒述评:技术领域将成中美竞争新战线

3月9日报道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3月8日发表题为《美中之争的下一阶段战线已经划定》的文章,文章指出,技术领域将成中美竞争新战线。全文摘编如下:

中美经济和战略竞争的下一阶段战线正在划定,它并不直接涉及军事能力,而是争夺下一代技术优势。

中国上周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审查该国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国明确表达了自己的雄心。

纲要草案详细阐述了中国将在未来五年投入资源的多个前沿”技术领域:新一代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与健康、深空深地深海和极地探测等。中国希望在高端芯片、操作系统、处理器和云计算等领域取得突破,并计划把5G网络的用户普及率提高到56%。中国已经在积极研究6G技术。

为了实现目标,中国未来五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要达到7%以上,中央本级基础研究支出今年要增长10.6%。

目标显而易见,中国想要在下一代技术方面取得领先地位。这些技术将决定未来几十年乃至更长时期的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导地位。

当然,美国意识到了这一挑战,并以非常不美国”的方式动员自己的力量。

美国没有像过去那样把任务交给市场力量,而是似乎要制定美国版的政府主导和资助的产业政策,与中国竞争。

上周,美国人工智能评估报告出炉。该报告主张,到2026年,美国用于人工智能研发的非国防支出达到每年320亿美元。并主张建立一个所谓联盟”,以推动人工智能的开发和应用。上个月,美国总统拜登提出计划,将为美国半导体制造业筹集370亿美元资金,以期让美国技术企业的供应链与中国脱钩”。拜登还发布行政命令,对半导体、稀土、电动汽车电池和医疗产品的供应链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在这些领域,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引发不安。

美国还想把盟国拉进来,试图让西方的技术能力与中国脱钩”。与此同时,中国也在试图使其技术部门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在争夺技术优势地位的竞争中,中国和美国似乎以相似的战略追求同样的目标,将公共资金投入到可能创造优势的领域的研究中,同时也在国内目前薄弱的领域发展新的能力。

美智库文章:中美应该结成生存联盟”

3月5日报道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3月3日发表迈克尔·克莱尔的文章,题为《美国和中国应该结成生存联盟”》,作者认为如果拜登认为他可以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来应对中国,同时确保北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那他就是错误的。全文摘编如下:

减缓气候变化的速度并在中国问题上态度强硬”是拜登新政府宣布的首要任务之一。显然,他认为自己的高压策略会有效,同时中国会在华盛顿关注的领域获得合作。如果我们美国的新总统真的认为他可以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来联合应对中国并确保北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个问题上,拜登对中国的态度很可能被证明是一个重大障碍。

拜登非但没有优先考虑与中国展开在气候行动方面的合作,反而选择批评北京。

他进而将未来实现绿色经济的努力描绘成与中国的一场竞争而非合作。他说:我将把对研发的投资作为我总统任期的基石,因此美国将在创新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在清洁能源方面,我们没有理由落后于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

如果说气候变化是一个关乎生存的威胁,而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之间的国际合作对于战胜这一危险至关重要,那么就能源问题挑起事端是一种弄巧成拙的开场方式。

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唯一办法就是美国与北京制订一套合作计划,加快全球向绿色经济的转变。

然而,按照目前的轨迹,未来20年,美国的矿物燃料消费量和碳排放量预计仍将增加而不是下降,最后在本世纪40年代稳定在一个远高于净零的水平上。

今后20年,这个幅度的增长对人类来说都将意味着一个简单的词汇末日。

诚然,预计两国都将在未来20年内大幅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而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全球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中所占的份额预计将越来越大。不过,只要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在这两方面引领世界,任何实现净零目标和避免一场几乎无法想象的气候灾难的努力都将在很大程度上落在两国的肩上。然而,这需要大幅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费并增加可再生能源,地球上任何工程项目的规模都不可与之同日而语。

虽然美国在发电方面对煤炭的依赖低于中国,但它对天然气的依赖更大。美国的电网对气候变化毫无准备,必须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大规模重建。

而这只是避免地球灾难所需做的部分工作而已。为了减少燃油车辆的碳排放,两国都必须用电动车取代所有的汽车、货车、卡车和公交车,为它们的火车、飞机和轮船开发替代燃料,这项工程的规模和费用一样惊人。

所有这一切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单独做或一起做。

每个国家都可以为实现转型设计自己的蓝图,开发自己的绿色技术,尽可能寻找资金。正如在5G通信领域的斗争一样,每个国家都可以拒绝让对手获得科学知识和技术知识,坚持盟友只能购买其设备的要求,不管这样做是否最符合盟友的目的这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公司华为5G技术所采取的立场。或者,美国和中国可以在开发绿色技术、共享信息和技术方面进行合作,共同把技术传授给全世界。

哪种方式更有可能取得成功,答案不言而喻。只有那些准备拿文明的存亡冒险的人才会选择前者但这的确是双方可能作出的选择。

王毅:推动中美关系辞旧迎新”,重回正轨

北京3月7日电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7日举行两会会。有外国问,为稳定中美关系,中方有无可能在涉台、涉疆、涉港等问题上作出让步。

王毅说,谈到中美关系,首先还是要恪守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个原则,这是《联合国宪章》的明确规定,也是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包括中美在内,各国都应切实遵守。

你刚才提到的很多问题,都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做得好不好,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中国应该怎么做,中国人民才是主人翁。同时,我们愿在尊重国家主权前提下,与各方增信释疑,讲明事实真相。但我们绝不接受毫无根据的指责抹黑,绝不允许核心利益受到侵犯。”王毅说,长期以来,美国动辄打着所谓民主、人权旗号肆意干涉别国内政,在世界上制造了诸多麻烦,甚至成为动荡战乱的根源。美方应早日意识到这一点,否则这个世界仍将不得安宁。

王毅说,作为两个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中美之间有分歧有矛盾在所难免,关键是要通过坦诚沟通加以有效管控,防止战略误判,避免冲突对抗。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在利益交融中出现竞争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良性竞争,既提升自我,又照亮对方,而不是相互攻击、零和博弈。更重要的是,无论从两国还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出发,合作,都应当成为中美双方追求的主要目标。中美可以合作、需要合作的清单就放在我们面前,包括抗击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等等,我们愿本着开放态度与美方探讨和深化合作。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尽快解除迄今对中美合作设置的各种不合理限制,更不要再人为制造出新的障碍。

王毅表示,上个月中国农历除夕当天,习近平主席应约同拜登总统通了电话。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深入交换意见,为两国关系重回正轨明确了努力方向。我们愿与美方一道,全面落实这次重要通话的成果,共同推动中美关系辞旧迎新”,实现健康稳定发展。